要求微信进行侵权的取记

2021-02-16 21:43

记者调查发现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确实是一家在民政部备案的基金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是其下属的二级基金。

基金:第一天发布完之后,当天100万同时登陆的量,承受不了了后台,在改进后面的东西,暂停了之后,尽快就要恢复,这是一件好事,现在为这个事登陆的志愿者已经90万了。

对此,“口袋育儿”的微信公众号负责人麦田告诉记者,不能以此为借口收集用户信息。

张永将:能做到最好的我们都已经去做了,在数据保密性上,这些数据加密这些都是做的,我们当时最担忧的事情就是它把信息都发我们这了,我们就像公安系统的警务数据库的,他要承担的压力或者它要求的资金支持的问题就很大了,一个就是手机本地,遇到问题或者情况它再发布。第二个就是放在服务器,放在服务器我们也咨询了一些人,放在服务器它的信息共享性会更高。他没有办法达到一个很精准的效果。

随后记者翻查资料发现,口袋育儿公众号的文章还在“唯可依孕婴童”公众号上以原创的标记出现,而且作者都是麦田。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唯可依孕婴童是深圳一家经营孕婴童产品的公司。

麦田:国外安报警报的话,它搜集的是特定的搜集信息,它有执法机关去核实的,执法机关搜集和发布,这是比较合理的,并不是每个孩子都会走失,一个孩子走失它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你不能为了一个小概率事件去搜集全局的隐私事件,我觉得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做法,所以我觉得这是不成熟的做法。国外已经有警报模式,为什么不借鉴他们的模式,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疑问我并不认为他们的解释是搜集信息的必要条件。

随后一个名为 “口袋育儿”的微信公众号发文紧急呼吁:不要使用“儿童失踪预警平台”。 “口袋育儿”提出质疑:到底谁在负责运营“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这个“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出资人到底是谁?这个平台为什么要收集详细的家长信息,安全吗?

麦田:我们发的文章只是提问并没有去否定,我们只是提出了很多问题希望他们解答,张先生留言我立刻把他的留言都放出来了,我主动的打电话去跟他沟通,大概一个小时,但是挂电话没多久我就接到了他们的投诉,他们的用词是非常的激烈的,指控我们是在诽谤,诽谤还用了两次,要求微信进行侵权的取记,我们当然不同意他们的指控了,我们认为我们昨天的文章并没有任何的侵权,所以昨天的文章也没有任何的删除,作为一个公益组织,我还没有开始真正的质疑你,我只是提出来了几个问题希望去关注,为什么非要把我们的文章封杀,公益组织接受公众的监督是个很正常的事情。

同时张永将告诉经济之声记者,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是一家以推动社会工作发展的国家级公益基金会,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是其下属的二级基金,主推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基金初始资金为200万,2015年5月25日成立当天就又另外获得410万的捐赠,同时,作为主管单位的中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也有强大的资金、资源支持。

“口袋育儿”的微信公众号负责人麦田说,在他们的文章发出之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曾找他们进行删稿,但最终双方没有谈拢。

对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的质疑背后还有什么样的纠葛和纷争,我们将持续关注。

同时麦田质疑,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的创始人资料并不透明,对此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回应经济之声记者称,这些信息不会公开的。

对此,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回应称,他们有能力保证信息的安全性。

央广网北京11月23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原本看到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线,大多数父母都十分激动,然而周末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却让家长们心惊肉跳,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上周五,微信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腾讯公益联合发布“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声称一旦有家长发出孩子走失警报,平台将抓住“黄金3小时”构筑保护网,发动全球6.5亿名活跃用户将作为志愿者,一起帮助找寻。只要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上传家长信息和宝宝身高、体重、头像、声纹等信息,就能建立防丢失档案。

麦田:我是做育儿公众号的,我周五看见朋友圈里面内容我其实特别激动,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我做公众号的,想做一个攻略指南,来指导我的订阅者,来怎么成为家长信息怎么填写,怎么成为志愿者,我是一个特别积极想推广这个事情的人,后来我在使用的过程中发现问题挺大的,最大的问题就是隐私这方面的,我发现这个事情并不是腾讯在做,是一个小基金在做,这是让我吃惊诧异的事情,后来就觉得有些事情不太清晰,所以提出来让大家了解这件事情。